自媒体

以中药防脱为概念打造的霸王洗发水

字号+ 作者:上海财经在线 来源:搜狐自媒体 2019-04-28 03:35 我要评论( )

丸美至今还没能获得一张证监会的入场券,距离首次提交IPO资料已经过去五年之久。与其同时排队的还有毛戈平化妆品、丽人丽妆等日化企业,而此前准备冲刺上市的

丸美至今还没能获得一张证监会的入场券,距离首次提交IPO资料已经过去五年之久。与其同时排队的还有毛戈平化妆品、丽人丽妆等日化企业,而此前准备冲刺上市的相宜本草、安婕妤也早已放弃。

目前国内的日化上市公司总共不超过十家,2004年,两面针登陆A股,此后时隔13年,另一日化品牌拉芳才顺利上市。2017年11月,珀莱雅终于登陆了资本市场

而欧美日化美妆企业诸如宝洁、联合利华、欧莱雅、雅诗兰黛等公司的美股市值均在500亿美元以上。

对于国内的日化企业而言,寻求上市不仅可以借助资本的力量进一步实现产品研发、铺设渠道和营销规模的扩张,还可以提升品牌的知名度,推出符合本土消费者诉求且更具差异化的产品,在市场竞争中占得先机。

可惜的是,国内日化企业上市之后,大多数面临着业绩或者净利润下滑的境遇。成立于1993年的索芙特是国内较早进入日化行业的企业,2001年成功借壳上市,短短五年后业绩暴跌,直至亏损严重不得不卖掉旗下子公司以求保壳。

以中药防脱为概念打造的霸王洗发水,曾经在中草药洗护品的市场占有率已达到50%,2009年,霸王集团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然而此后四年公司持续亏损。

这些曾经风头无两的化妆品零售巨头在上市之后很快陨落,给后起之秀的上市之路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此后,日化企业在IPO过程中遭遇了重重考验。像丸美这样持续五年的漫漫上市路屡见不鲜,即使近年来我国化妆品零售总额保持着超9%的高速增长,但资本市场仍然将化妆品公司拒之门外。

化妆品消费数值增长迅猛,日化上市公司却盈利下滑

1月2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初步核算数据,限上单位(零售业年商品销售总额500万元以上、年末从业人员60人以上)化妆品零售额为2619亿元,同比增长9.6%。而限上单位商品零售额为136075亿元,同比增长5.7%。

简单来说,化妆品类比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速高3.9个百分点,作为消费升级类商品代表,化妆品的增长势头依然强劲。

在颜值经济崛起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化学原材料公司跳脱出原来的产业,从供应商的身份,转型向产业链的下游渗透,加码化妆品业务。

从2013年开始转型做化妆品业务的“蜡烛大王”青岛金王,在2017年化妆品业务实现了飞跃式增长,同比增长了395.7%。

同样,作为化妆品原料供应商的青松股份是我国最大的松节油深加工企业,近期内并购了一家专注于面膜、护肤品和湿巾等化妆品加工企业——诺斯贝尔。

斯贝尔多年来以ODM的形式与多家化妆品牌有过合作,屈臣氏、资生堂、妮维雅、爱茉莉太平洋、联合利华、伽蓝集团、御家汇、上海家化、上海悦目都在合作名单之列。

然而以广州浪奇、拉芳家化、霸王国际为代表的传统日化企业却面临着每况愈下的情况,营利双降、增收不增利、违规并购、面临退市等多种问题直接导致了证监会对这些公司的问询甚至预警。

拉芳家化在2018年以8.08亿元并购上海缙嘉,广东证监会以存在募集资金使用和管理不规范、会计核算不规范等缘由对拉芳家化示以警告。

曾经以“奇强”著称的南风化工因为日化业务的连年亏损,连续六年盈利亏损被冠以ST面临退市危机,2018年,南风化工出售日化版块资产才得以保壳成功。

传统日化企业,如今所面临的困境不仅仅是企业经营层面的问题,消费群体消费习惯的转变、经销商渠道的转变,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企业营收。而这些问题的存在对正在申请上市中的丸美、毛戈平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

经销商渠道的困局

随着年轻消费者行为的变化,快速增长的线上渠道与进口化妆品进一步压缩了化妆品实体零售额数据。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去年全年网上零售额为90065亿元,同比增长高达23.9%。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70198亿元,增长25.4%,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18.4%,比上年提高3.4个百分点。

正在IPO过程中的丸美即遭遇到了同样的经销商困境。根据IPO招股书,亿欧发现,丸美目前的产品渠道分为两种模式:直销模式和经销模式,其中2015-2017年的经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2.63%、92.02%和88.02%。

在直销模式下,报告期内通过电子商务平台实现的销售额分别为 0.9亿元、1.03亿元和 1.5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7.56%、8.55% 和 11.37%,均低于网络购物20%的渗透率。

而经销模式下,丸美则面临着回款周期长、回款难度大等经营问题。丸美IPO资料显示,2014年末、2015年末和2016年末,丸美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487.76万元、267.77万元和2926.37万元,这在行业内算是比较低的水平,这是因为丸美的线下经销商采取的先款后货的销售模式。

然而,过度依赖线下经销商,,容易导致应收帐款过高的问题。例如2016年末,应收账款较2015年末增加了2658万元,这是因为屈臣氏作为强渠道,有更高的议价权,销售模式为代销。且屈臣氏回款时间约在3-6个月,一度导致丸美在该年度的应收帐款居高不下,对公司经营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对于电子商务渠道并不占优势的丸美来说,线下渠道随时有可能被经销商扼住咽喉,这是所有目前化妆品在下沉市场过程中无可避免的难题。

与丸美同样限于渠道难题的还有毛戈平,其线下渠道主要以直营商场百货为主,但百货渠道销售收入规模的增长,应收帐款余额却没有增长。证监会甚至就这个问题对毛戈平提出了质疑。

随着电商渠道对线下渠道的分化,以及国际化妆品牌陆续通过多种途径进入中国市场,国产化妆品企业选择了纷纷布局下沉市场,走入四五线城市,因为在中国低线城市和农村地区人口基数更大。

与此同时,他们往往忽略了一个问题:化妆品本身的消费粘性不强,特别是中低端产品品牌众多,忠诚度不高,单纯依赖下线门店渠道带动业绩增量已然不可行,低线市场业绩下滑的本土品牌依旧困难重重。

成本遮遮掩掩 供应商的迷雾

丸美遭到证监会质疑的还有供应商的成本问题。由于化妆品行业是一个由品牌和渠道定价,而非由生产和制造定价的行业,因而品牌商普遍拥有非常高的毛利率。

像国际大牌化妆品牌一度可以维持60%以上的毛利率。2015至2017年间,雅诗兰黛的毛利率近乎维持在80%左右。

然而,我国本土企业毛利率水平相对较低,毛利率水平只到65%。2015-2017年,四家上市企业都处于50%-60%区间。其中上海家化、珀莱雅毛利率相对稳定,但御家汇是逐年下滑的。

其中缘由不仅是因为本土品牌同质化严重,产品的创新力不足,因此大都绕不开豪掷千金炒高知名度的基本套路。

但实际上,依靠短期聚集曝光的方法显然舍本逐末,不仅侵蚀研发投入资本、牺牲企业利润,长期来看也不利于品牌的长远发展。

----分隔线----财经在线----分隔线----投稿:975981118@qq.com 欢迎投稿
财经在线,上海财经在线,新华商业在线,财经头条,财经新闻客户端,财经投稿 http://www.newws.cn

免责声明:

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网立场。 对本文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相关文章
  • 越来越多的编辑毫不犹豫扎进去

    越来越多的编辑毫不犹豫扎进去

    2019-04-26 03:57

  • “社交电商破局之路”主题峰会今在南京举行

    “社交电商破局之路”主题峰会今在南京举行

    2019-04-26 03:26

  • 如今反而更多的是和国产车比较

    如今反而更多的是和国产车比较

    2019-04-24 05:01

  • 最大净功率可达180千瓦

    最大净功率可达180千瓦

    2019-04-23 03:37

网友点评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