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

整个青春,我都在讨好欺凌我的人

字号+ 作者:上海财经在线 来源:搜狐自媒体 2019-04-26 05:37 我要评论( )

一 1988年,我出生在甘肃省内的一个小城市,由于父母工作繁忙,幼年的多数时光都是在姥姥家度过。 老人家喜欢胖小孩,在那个物质不富足的年代,姥姥姥爷也会


1988年,我出生在甘肃省内的一个小城市,由于父母工作繁忙,幼年的多数时光都是在姥姥家度过。

老人家喜欢胖小孩,在那个物质不富足的年代,姥姥姥爷也会变着法地给我置办美食。看我端着饭碗狼吞虎咽,老头老太会笑眯眯地说:“看这孩子吃饭,真是香啊!”

那应该是我整个童年最高光的时刻。

从那时起,为了让姥姥姥爷高兴,我饥不择食。只要是姥姥姥爷给我的食物,我都会全部吃光,然后看着他们的笑脸沾沾自喜。

结果就是,我的体重直线上升。

上幼儿园时,绝大多数小朋友的体重都维持在三十多斤,而我的体重则早早突破了五十大关。

大班时,学校组织小朋友们跳健美操,所有孩子都要穿上紧身健美服,配上白色的连裤袜,这样才显得整齐。当统一的服装发到我手上,我第一次意识到肥胖其实是一种困扰:健美服对我来说太小了,我穿不上。

我拿着衣服去找老师,老师诧异地看着我,然后尖着嗓子说:“这是谁给她的?她这么胖肯定穿不上啊,不是另外准备了一件最大码的吗?”说完后发出一阵刺耳的大笑,整个教室的人都跟着笑起来。

大概就是从那天起,“最大码”成了牢牢长在我身上的标签。

随着年龄增长,孩子们的杀伤力也逐渐增加。到了上小学,肥猪、猪头妹这样的词语就取代了我的本名。

我从校园里的任何角落经过,都似乎能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快看,就是那个,咱们年级最胖的就是她。”

“真难看,像头猪一样!”

我变得怯懦、自卑。我希望老师能惩罚那些嘲笑我的同学,可老师见到我不是无视就是瞪大眼睛惊呼一声:“这么胖?像个小肉墩子!”老师更像是在开玩笑,但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二 

到了初中,我的处境变得更加难堪。有一次,我存完自行车,沿着教学楼后面的小路回教室,却在那遇到聚在一起抽烟的女混混。

我低头缩着肩,尽量将庞大的身体缩到最小。当我经过她们,其中的大姐头拦住我:“果然像头猪,连走路的姿势都像,还是头背着书包的猪!”

周围的人很捧场地哈哈大笑。我羞得满脸通红,想冲上去狠狠甩她一巴掌。可我不敢。我全部的勇气只够支撑自己抬起头,飞快地瞟她一眼,然后把头压得更低,想要快步离开。

大姐头上前扯住我的书包,因为体重的关系,她居然被我带得向前趔趄了两步。就是这两步,彻底激怒了她。

她扯开嗓子:“这么肥,还这么蠢,我说错了吗?你还敢瞪我,给我把她拉到墙角去。”

小妹们应声向前,连推带搡地将我堵到墙角。大姐头挡在我面前,伸出手在我的身上摸起来。那种感觉让我恶心,我拼命推开她的手,却连一句拒绝的话都不敢说出来。

也许是我慌乱的模样取悦了大姐头,她拉扯我的衣服,手顺着领口伸了进去,贴着皮肤到处掐乱。其他人兴奋得嘎嘎大笑,凑上来帮忙。我狼狈躲闪,蹲下身子,紧紧地抱住自己。

终于,大姐头厌倦了这个游戏。她抽出手,眼神厌恶地甩了甩,“呸!都是肥油,粘了我一手!”说完狠狠推了我一把,把我的后脑勺撞在墙上。

那天下午,我生平第一次逃课,躲在学校后墙外的树林里嚎啕大哭。可刚嚎啕一声,就赶紧咬牙闭嘴,再也发不出声音。

我独自坐了一下午,临近放学才遛进水房洗脸,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推着自行车回家。

打开家门,,迎接我的是一条两指宽的黑色皮带。母亲一把将我拽进门,然后拼命用皮带抽打我,嘶吼着:“你死到哪里去了?”

我一边躲闪,一边小声回答:“我上学去了啊!”

这个回答换来的是母亲更加疯狂的抽打,“你还不说实话,你们班主任电话都打电话到我单位来了,说你一下午都没去学校!你还敢撒谎?”

我忽然失去了躲闪的兴趣,站在那里任母亲抽打,一句话都不想解释。

我从没有想过要将那个下午的事,告诉老师或者父母。后来,在我心底一个角落,我希望生活就这样继续下去,只要不变得更糟糕。

我心里期盼着,等到我成年了,离开学校了,一切都会好的。


那天之后,我开始力求改变。我努力跟每个人搭话,尤其是亲近大姐头,拍她的马屁,甚至省下自己的零用钱给她。

大姐头虽然还是阴阳怪气地调侃我,但没有再给我难堪。这着实改变了我的处境。同学都以为我被大姐头“收编”,再见到我会低头快速离开。

上了这么多年的学,我第一次在学校体验到轻松,尽管这一切都是靠我出卖自尊、讨好别人换来的。

我忽然觉得,最大码的身体也能容纳两个灵魂,一个阴郁自卑,另一个变得谄媚而虚伪。而我原本就很大的饭量变得更加惊人。

父母看我疯狂吞咽食物的样子,总是会皱起眉头,神情严肃地说:“少吃一点吧,女孩子太胖了真的不好!”

可这些话就像是催化剂,不但没能刹住我暴饮暴食的步伐,反而让我形成一种报复心理,觉得自己更加饥饿难耐。我的体重也继续一路疯长。

到了上高中,我和大姐头依然在同一所学校。她还是风光无限,而我随着青春期的到来,脸上冒出了痘痘,照镜子时,觉得自己异常油腻。

和初中一样,我从父母那里要来的零用钱都给大姐头买香烟和零食。但我慢慢发现,仅仅讨好大姐头是不够的。

班里的男生不再给大姐头面子,我再次沦为被人调侃和奚落的对象。

高一开学,我被班主任指定为小组长,每天的工作就是收发作业本,像羊倌一样催着自己管辖的人交作业。女生们还算配合,但男生们把作业本给我时,都会附送一个白眼。

有一天,组里的一个男生没写英语作业,我去收时,他翘起两条椅子腿,靠在椅背上晃啊晃的对我说:“我刚好没有英语本了,怎么整?”

我有点慌,只好说:“我那里有新的英语本,再给你一本别人的作业,你赶紧抄好了交给我。”那个男生也害怕被老师骂,欣然同意了。

没想到这样一件小事,竟然迅速发展出一段绯闻。

班里的每个人都在传我对那个男生“有意思”,每当我经过他的座位,旁边的人就会拍一拍他的肩膀,坏笑着说:“你真有福气,人家看上你了,这可是个‘大号’的!”

那个男生异常反感,他先去找了老师,以看不清黑板为由,调到其他组,又跟每个人解释一遍,他死都不会看上我。

可绯闻还是越传越烈。

期中考试后,有个人在打扫卫生时搂住他的脖子,笑嘻嘻地说:“今晚你家谁来给你开家长会?刚好看看你女朋友,说不定还是未来的儿媳妇呢!”

那个男生回身就给了他一拳,将他打倒在地,又扑到那人身上,补了好几拳。近旁的几个同学赶忙上去将两人拉开。

我有点窃喜,觉得那几拳打得真是解气。

可我的喜悦没有维持多久,母亲开完家长会回来,一进门就抓住我的头发,狠狠地扇了我两巴掌。

从她夹杂着脏话的辱骂中,我才知道那个男生写了一张大字报,写明他有多么厌恶我,还特意注明:“就算世界上只剩她一个女的,我也不会喜欢XXX!”

开家长会的大人们,都看到了那张贴在黑板中央的大字报。包括我的母亲,她被五十名家长用戏谑的目光,凌迟了一个多小时。

我无法再用沉默面对她的暴怒,可无论我说什么,在母亲那里都像是狡辩。

我好像又回到那个被堵在墙角的下午,明明自己用了两年时间建立起来的自尊和自信,就这样在母亲的打骂中,再次轰然倒塌。

等母亲骂累了,也打累了,我夺门而出,跑到离家两公里的小公园里,独自发了一宿的呆。

我想不明白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一步的,更无法理解为什么连我的亲生母亲也不肯相信我。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在小公园找到我,他什么都没有问,只是坐在我身边,说了一句:“回家吧。”

我不想回家,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母亲。我摇头,告诉父亲两件事,第一件是我要住到姥姥家去,第二件事是我要转学。

父亲沉默片刻,答应了我。他直接把我送到姥姥家,然后开始托关系,帮我办理转学手续。 


转学的事情终究没办成。父亲很愧疚,安慰我说:“好好学习吧,别理其他的,只要上了大学,一切就都好了。”

父亲的态度让我稍稍觉得安慰,可我对回到那所学校依然心怀畏惧。想了好几天,我想到一个办法,向父亲要了两百块钱,骗他说要买书。父亲看了我半晌,还是给了我。

回到学校,我拿着两百块钱去找大姐头,要她找几个“道上”的朋友,教训一下贴大字报的男生。

大姐头知道我的绯闻,以为我是爱而不得心生怨恨,于是笑着爽快地答应了。
----分隔线----财经在线----分隔线----投稿:975981118@qq.com 欢迎投稿
财经在线,上海财经在线,新华商业在线,财经头条,财经新闻客户端,财经投稿 http://www.newws.cn

免责声明:

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网立场。 对本文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相关文章
  • 大家还记得她古装的样子吗?郑爽的古装剧还是挺多的

    大家还记得她古装的样子吗?郑爽的古装剧还是挺多的

    2019-04-25 05:43

  • 就是为了高铁在行驶过程中的安全

    就是为了高铁在行驶过程中的安全

    2019-04-24 03:01

  • EA为开头系列的发动机服役时间也不短了

    EA为开头系列的发动机服役时间也不短了

    2019-04-16 03:40

  • 素媛:都在注意眼睛特写,谁注意爸爸的表情?背后原因惹人心疼

    素媛:都在注意眼睛特写,谁注意爸爸的表情?背后原因惹人心疼

    2019-04-15 03:56

网友点评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